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港最快开奖现场2019结果 >

正文 【V004章】 王妃亲自下厨(修)

  本书关键词:正文 【V004章】 王妃亲自下厨(修)无弹窗、正文 【V004章】 王妃亲自下厨(修)全文阅读

  正文 【V004章】 王妃亲自下厨(修)--------《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v004章】 王妃亲自下厨(修)/b

  整个王府上上下下,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瞧得出来王爷对王妃那细致入微的关怀,摆明了那就是爱,头疼的是王妃压根不领情。

  醒来之后,只跟长公主殿下说了几句话,王妃就将身边所有的人都赶出了萱月阁,谁也不见,谁也不答理。

  “进来。”夜绝尘只着单薄的雪色里衣,负手而立站在窗前,眺望着天空中那轮弦月,眸色深沉。

  她为了不嫁给他,不惜跳湖寻死,被救之后又拔剑自尽,可见她有多么的不想嫁给他为妻。

  明明她就是一个麻烦精,除了给他惹一堆又一堆的麻烦,什么也不做。高傲如他,一遍遍告诉自己,她能不动心,自己为何放不下她。

  “司徒公子交待,这药要趁热喝,王爷的内伤才能恢复得快。”这些事情本该王妃操心的,韩忠相信倘若是王妃端着药来,王爷肯定很高兴。

  只可惜,那天过后,王妃没有踏出过萱月阁半路,丫鬟婆子都进不了她的房间。要不是每日送到房门口的饭菜有动过的痕迹,他们都要怀疑,王妃是不是在房间里寻了短见。

  夜绝尘知道,伊心染想家,她不喜欢夜国。即使南国带给她的记忆都是痛苦的,她依旧不想离开南国。

  饶是在夜绝尘的身边伺候了近二十年,韩忠依旧没有胆量与夜绝尘对视,感受到他语气里的怒气,终是轻叹一口气,退出门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伊心染,你到底是本王怎么做。”拳头重重的砸在桌上,漆黑的药汁溅了出来,浓烈的药味迅速掩盖了房间里淡淡的紫檀木香。端起碗,一口气将黑漆漆的药汁饮尽,吐出一口浊气,心里还是特别的不痛快。

  每天深夜,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情不自禁的去到萱月阁,就是为了看看她好不好,有没有乖乖睡觉。

  不管他是什么时候去的,看到的情景从来只有一个,伊心染抱着腿,小小的脑袋埋在膝盖间,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往往只有用餐的时间,她会走到门口拿饭菜,食不知味的进食,然后又坐回那里,继续发呆。

  他猜不透她在想什么,那双墨玉般会说话的眼睛,有着太多复杂难明的情绪,他很想读懂,可他读不懂。

  夜里更甚,她就那么坐在那里,任由滚烫的眼泪为她的双眼洗礼,好几次他都恨不得冲上前去,将她抱进怀里,可又害怕被她拒绝。

  嘴里的苦涩远远不如心里的苦,夜绝尘拿起衣服快速的套在身上,他本想早早的上榻就寝,不去看她,由着她去。

  一想到她无助的抱着双臂,连哭都要压抑着,所有的高傲与自尊都狠狠的抛到脚底下,今晚她要是还那样枯坐一夜,他就要没收她所有的私人空间,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将她拉进他的世界。

  战王府的厨房,夜里都会由负责后厨的婆子安排丫鬟值班,要是主子要吃什么东西,丫鬟就要负责叫醒厨子。

  小丫鬟蹲坐在灶台下面打瞌睡,突然听到响动,一个,也渐渐在心中放下对陈缈缈的那份罪恶感。当年,在她一箭射死陈缈缈之后,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世界变成了黑白两色,眼前一黑就昏死过去。

  好几位医学界的权威医生给出的诊断时,刺,会受不了想不开。两个月来,几乎她从未单独呆过,哥哥们好像每天都没有事情做,不管什么时候,总有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形影不离。

  直到,她无意中走进一个房间,看到缈缈的照片,曾经亲密无间,连睡觉都要睡一起,两个人相处的幕幕像是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播放。

  回忆到天台上,她手执金色的弯弓,‘嗖’的一声,银色的箭尖贯穿陈缈缈的咽喉,鲜血喷涌而出,溅了一地,同时也迷了她的眼。

  拿在手里的照片摔在地上,顿时支离破碎,伊心染痛苦的抱着头,失声尖叫。伊杉闻声而来,写满担心的双眸扫过地上那张被遗漏掉的照片时,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甚至于,即便成功的救下了她,最后陈缈缈也极有可能死于失血过多,她早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机。

  伊杉紧随其后追着伊心染跑出别墅,一边拿出手机给其他的兄弟打电话,要他们立马赶过来拦住伊心染。

  “奴婢谢过王妃,王妃可是饿了,想吃点儿什么,奴婢这就去叫厨子起来。”小丫鬟清脆的嗓音将又陷入自己思绪深渊的伊心染唤了回来,很是拘谨的低着头,她可没胆直视伊心染。

  “煮粥?”小丫鬟语气上扬,盯着伊心染看了一眼,迅速的低下头,生怕伊心染会责罚于她。“厨房里不干净,请王妃先回萱月阁,奴婢煮好粥立马就给王妃送过去。”

  十岁之前的记忆,伊心染已经完全想了起来,以后她不会再逃避,她会好好直面自己的人生。

  就像夜绝尘说的那样,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执着,不要再逼自己,缈缈姐肯定也希望她能过得好。

  她离奇的魂穿异世,也可能是命中注定,让她到夜国来与夜月渺相聚,延续她们姐妹之情的。

  她是伊心染,也是南国的九公主伊心染,往后,她要活得随心随性而活,顺着自己的心而活。

  “煮给王爷吃的,你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伊心染眯着好看的眸子,寻找着需要的食材。

  比如,怎么自理自己的生活琐事,她就完全不会打理,总会超乎意料之外的,将自己搞得一团糟。

  “没…。没有了……”小丫鬟咽了咽口水,小声的问道:“王妃是要亲自下厨给王爷煮粥么?”

  “没…。没有。”她差点儿以为自己幻听了,王妃不但人生得美美的,还会下厨,王爷真是好福气。

  伊心染扬了扬眉,除去她众多优点中的优点,让她颇为自豪的,就是煮得一手好粥,绝对是人间美味。

  小丫鬟连连点头,生怕惹得伊心染不痛快,握着吹火筒,很快就将火生了起来,一双骨碌碌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伊心染。

  不是说要煮粥,王妃怎么跑去挑菜了,她到底要不要帮忙,除了烧火还要不要做点儿别的。

  伊心染拿着菜刀,盯着菜板上的菜,好看的眉头打了几个死结,她会煮粥没错,可是她不会切菜,要是把菜切飞了,又或者切到她的手指,岂不是很丢脸。

  “是。”小丫鬟领命,动作神速的做好伊心染交待的事情,等她弄好一切静待下一步指示的时候,惊愕的发现,王妃还在盯着菜板上的菜发呆,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小声道:“王妃,是不是要切菜,奴婢可以代劳。”

  小丫鬟不解,但她聪明的没有问出口,低着头吐了吐舌头,眸子晶亮晶亮的,煞是可爱。

  “这个切成细细的丝,其余这些全都切成丁,梨也切成丁,动作要快。”伊心染菜名都懒得叫,说到哪样小手就指着哪一样,漂亮的大眼睛弯成月牙状。

  “给我烧大火。”调整好顺序,伊心染一样一样食材放进锅里,拿着勺子轻轻的搅拌,淡淡粥香越来越浓郁,瞧得小丫鬟瞪大了双眼。

  一刻钟之后,伊心染停止了搅动,甩了甩手臂,低声咒骂,万恶的古代,都没有搅拌器,害她手都要断了。

  只是闻着粥香,小丫鬟都控制不住口水直流,小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响,真的好丢脸。

  “哦。”眼尖的瞧见伊心染不停的甩手臂,小声道:“王妃,奴婢把粥盛起来。”

  “是,王妃。”小丫鬟拿来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碗,一锅粥就刚刚好穿上这么一大碗,一点儿多余的都没有。

  “我记下了。”这个小丫头心思单纯,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出什么,挺可爱的。

  看在她帮她生火切菜的份上,把她弄去萱月阁做个二等丫鬟,留在她的小厨房挺好。呃,她忘记有小厨房这件事情了。

  “尘,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夜月渺拒着粉唇,笑眯眯的盯着步履匆忙的夜绝尘,明知故问。

  “老女人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扮白无常吓人?”好看的眉头微微挑起,夜绝尘双手环胸,半倚在圆形的檀木圆柱上,幽深的眸光晦暗莫明,俊美侧脸美得梦幻。

  “就你这样,我要是九儿你也不会要你的。”女人如花,需要细心呵护,夜月渺已经在夜绝尘的身上看到了足够的耐心,真心,但还欠缺恒心。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夜月渺不希望他们之间再发生什么波折,最好是从此相亲相爱,偕手一生。

  比起南荣浅语,九儿更适合夜绝尘,也只有九儿走进了夜绝尘的心里,只有九儿才能引发出夜绝尘隐藏在骨子里的脾气。

  “有自信是好事。”夜月渺捂唇轻笑,也不再为难她,招呼良辰扶她站起来,柔声道:“九儿刚刚好像端着什么东西走纤尘居了,我想应该是找你的。”

  整日整日都呆在软榻上静养,夜月渺已经快人闷得发霉,能行动稍稍下地行走之后,她每晚都会让良辰扶着她到花园里坐一坐,哪怕是看看湖里的鱼儿都好。

  不料,就在一柱香之前,她看到九儿端着什么东西朝着纤尘居走去,本想叫她来着,又看到了夜绝尘面色不佳的走过来。

  “老女人,天凉了,早些回去休息,受了风寒可没人理你。”夜绝尘转身大步朝着纤尘居走去,两步并作一步,键步如飞用在他的身上很贴切。

  “长公主殿下,奴婢扶你回去休息。”良辰收回望着夜绝尘离开的目光,嘴角勾起甜甜的笑容,王爷王妃感情越来越好,可是她们一众丫鬟的愿望。

  夜月渺拢了拢身上的披肩,仰着头望着那冷冷的银月,只觉得浑身都透凉透凉的,什么时候她的心才能温暖起来,谁又能给她温暖呢?

  夜绝尘几乎是用跑的赶回纤尘居,正好看到伊心染从他的房间里出来,绝美的脸蛋在月光下透着几分迷离,就好像误入凡尘的精灵,美得出尘灵动。

  “咦…。”伊心染眨眨眼,疑惑的瞅着夜绝尘,“你有大晚上跑步的习惯,真是好独特的喜好啊。”

  “我不能来?”明知道他不是她说的那个意思,伊心染调皮扬眉,清澈的双眸弯成月牙状。

  夜绝尘被她一噎,俊脸一黑再黑,沉声道:“战王府还有你不能去的地方,本王怎么不知道。”

  “我见房间里烛光还亮着,以为你没睡,敲了门你又没应,然后我就进去了,结果你不在。”

  说不清楚推门而入没有看到夜绝尘时,她心里那股失落感从何而来,只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一点儿都不像她自己。

  也许,早在不知不觉中,夜绝尘在她的心里就有特别的位置,或许不到爱情的高度,却也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现在的她,刚刚记起所有的一切,如果十岁前的事情没有被她遗忘,或许她跟东方雾的那场笑话订婚就不会存在。

  “那你走吧。”夜绝尘负气的转过身,他一颗心都围绕在她的身上,可她丝毫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夜绝尘,你就不能有点儿绅士风度吗?”翻了翻白眼,伊心染拉住他的手,忍不住低声抱怨。

  “宵夜?”夜绝尘挑眉,推开房门,果然看到桌上放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碗,淡淡的粥香飘散在房间里,很是诱人。

  大手微笑微一用力,伊心染娇小的身体直接不受控制的掉进他的怀里,几乎是被拖着走进了房间,坐到了桌前,“你做的?”

  深邃的黑眸瞅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夜绝尘相信这粥是她煮的,但他更想知道,她煮这粥的原因是什么。

  “谢谢你在雁不归里救我。”不得不再次吐嘈,他的那句‘别怕,有我在’,十足十让她狠狠的感动了一番。

  “不然呢?”拿出小碗盛出一碗粥,伊心染拿着勺子舀了一勺,在夜绝尘的瞪视下,自然而然的喂进了自己嘴里,满足的轻叹一声,“真好吃。”

  “我饿了。”可怜巴巴的眨眨眼,伊心染将剩下的一大锅推到他的跟前,柔声道:“你吃这些,不够明天我再煮。”

  见她吃得香,夜绝尘也就端过琉璃碗,拿着勺子吃起来,越吃越停不下手,真没想到这个莽撞的丫头,竟然还煮得一手好粥。

  至于夜绝尘在她昏迷时,对她说的那句‘我喜欢你’,暂时就当她不知道,否则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

  况且,在她清醒时,夜绝尘又没有对她说过那样明白的话,她昏迷时说的话,或许是不是真的,算不得数。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认定我有话对你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伊心染放下小碗,小手托着下巴,道:“关于我身上的那些秘密。”

  “不想说的时候不要勉强,等你想说的时候,我愿意好好的听。”夜绝尘吃得有些意犹未尽,温暖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

  魂穿异世这样离奇古怪的事情,伊心染还没拿定主意要拿出来说,至少在她将自己的心,交给夜绝尘时,不能对任何人说。

  “皇姐跟我幼年时一个陪伴我长大的姐姐很像,如果不是她们的性格不相同,或许很难分得出谁是谁。”伊心染双手托着腮,思绪渐渐飘远,“她叫陈缈缈,在我心里就像是亲姐姐一样的存在,她很疼我。”

  “我两岁骑马,三岁接触到弓箭,从此就迷上了弓箭,还爱上近身格斗术,那些都是我学得最精的,也是最强的。”

  “七岁时,我的箭术已经超越了教导我的老师,再也没有人敢教我的箭术,而我也那么认为,没有什么目标是我射不中的。少年轻狂的我,什么也不放在眼里,总觉得自己是强的,直到十岁那年,我彻底遗忘曾经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

  “缈缈姐被绑匪当成是我绑走了,然后哥哥带着我去救她,结果是我亲手射杀了缈缈姐,银色的箭头贯穿她的咽喉,当场毙命。”

  夜绝尘静静的听着,放在她手臂上的手,明显感觉到她的颤抖,轻叹一口气上前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只能当好一个听众,听她倾诉。

  “那一天之后,我一直处于昏睡,直到缈缈姐的后事办完,我才醒了过来,然而,我将所有关于她的记忆都封锁了起来,成了谁也不能触碰的死结。再后来,我无意中进入了一个房间,看到缈缈姐的照片,那些快乐的,美好的,同时也疯狂而血腥的画面一幕幕灌进我的大脑,刺就让它过去,我相信你的缈缈姐,她希望你过得好。正如皇姐所说,你是那么的希望救她,那只不过是意外罢了。”

  “真乖。”修长的手指轻刮她的瑶鼻,夜绝尘光洁的下巴轻搁在她的额头,暗磁的嗓音魅惑勾人,“以后,你只要想着我就好。”

  “你不用着急着回答我什么,我只是把我心里想的告诉你,至于你心里的想法,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睡你的房间?”看什么一样的眼神扫过夜绝尘的脸,伊心染心头小鹿乱撞,脸都羞红了。

  他们是夫妻,住一个房间,睡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夜绝尘要求,她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夜绝尘你不要这么霸道,这样不许,那样不许,我不喜欢。”伊心染咬着唇,讨厌他命令的语气。

  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吵着嘴,明明是最不亲切的连名带姓叫法,愣是让人听出浓浓的甜蜜味道。

  铜镜前,南荣浅语端坐凳子上,慕欣慕瑶两个丫鬟在伺候她梳妆打扮,七彩色的琉璃裙穿在她的身上,艳光四射,栩栩如生,美艳动人。

  “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的客气起来。”夜修杰站在她的身上,拾起她的一缕黑发,眸色深沉,唇角的笑意越发的邪魅。

  “只要你就此收手,我也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毕竟,他那个那弟弟没有要求追根究底,他又何必自找麻烦。

  在太子南荣浅语与战王妃伊心染之间,父皇心中的天平,已然偏向了后者,夜修杰只是希望,这个时候,他的好妻子懂得如何收敛。

  “浅语不明白太子在说什么?”眼神微闪,即便他们是夫妻,相处近三年,南荣浅语也捉摸不定夜修杰的性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敢去猜他在想什么。

  她以为,夜修杰很爱她,而夜修杰也表现得很爱她,可她在他的身上却感觉不到爱。

  “女人的嫉妒心,当真可怕,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面目可憎,人得很。”夜修杰突然用力捏住南荣浅语的下巴,语气低沉的道。

  他那么努力,那么用心的爱着她,给她想要的一切,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只有尘,没有他。

  夜修杰自认为他各方面都不比夜绝尘逊色,同样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为什么浅语的心里只有尘,没有他。

  “我没有…。我没有……”她在夜修杰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杀气,慌乱的摇着头,害怕得浑身打哆嗦。

  “你只是什么,你只是看不得他拥有爱,只是看不得伊心染拥有他的爱,所以你就一而再,再而三想要取她性命。”

  “不是的…。我不是…。”夜修杰说的都对,南荣浅语低下头,脸上的面纱滑落,露出脸上那粉色的疤痕,分外的刺目。

  当她在柳依依的嘴里听到,夜绝尘为了伊心染拔掉了所有雪依兰,并且不允许战王府再出现任何一朵雪依兰时,她就被嫉妒冲昏了头。

  “为了你的太子妃之位,你最好提着胆子做人,不要再去招惹伊心染,那个女人可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

  “太子,你会帮我的对不对,你不会告诉……”她是尘心里那个善良美丽的南荣浅语,她不要在他的心里,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你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现在才想是不是太晚了。”夜修杰嗓音低沉,婉如大提琴声。

  “你对伊心染第一次出手时,他就已经知道了,你要不是我的太子妃,你以为你的下场会有多好。”

  他那个弟弟,做事风格历来不按常理,表面上看似对他很重要的人,也许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当年,正是因为他了解夜绝尘,知道他根本不爱南荣浅语,他才会下定决心要抢走南荣浅语。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