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台宝典开奖结果 >

津城试点药品“超级团购”四个月:25个中选药品药价平均降了52%

  原标题:津城试点药品“超级团购”四个月:25个中选药品药价平均降了52%

  “我们医院抗乙肝病毒的恩替卡韦原来有两种,一种是进口的叫博路定,一月量得700多元,另一种叫天丁,一月量得500多元。现在新进了一种叫恩替卡韦分散片,一月的费用只有17.36元,一月的价格是原来一天的价格,甚至一个半月的价格只是原来一天的价格,结果病人不干了,说是假药,好说歹说,最后接受了便宜药,他又觉得来医院的车票不值了。”一位医生在网上发微博。这是“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中选品种采购政策,也就是被市民简称为“4+7政策”实施后,相关药品价格变动的最直观反映。

  今年3月19日,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天津市落实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对国家实施方案进一步细化,更有利于我市贯彻落实,成为试点城市中文件发布最早部门层级最高的地区,为整体工作顺利推进提供制度保障。实施方案发布后,市医疗保障局、市卫生健康委、市药监局等部门,根据职责分工,制定了相关政策。

  市医疗保障局配合“4+7政策”,细化了国家医保局文件要求,制发了《关于做好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未中选品种采购和支付信息调整工作的通知》(津医保局发〔2019〕6号),并出台了《市医保局关于落实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有关工作的通知》(津医保局发〔2019〕7号),进一步明确了落实医保预付,确保专款专用;减轻企业负担,确保药品供应;调整支付标准,加强政策协同;完善激励机制,合理使用药品等方面政策和要求,针对性拟订了对应中选品种的药品专项预算额度,定点医疗机构规范使用中选药品、履行合同、完成用量的,专项预算额度内基金结余全部留给医疗机构,进一步调动公立医疗机构和企业做好试点工作积极性。

  今年3月30日,市医保基金结算中心、市医保基金管理中心发布了《关于执行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相关药品医保支付信息调整的通知》,自4月1日起,对相关药品医保支付政策作出调整。

  通知明确了将新增16个集中采购中选品规药品纳入我市医保支付范围,中选价格作为医保支付标准,其药品备注(限定支付范围)、增付比例、门诊特定疾病用药范围等按照国家及我市有关政策规定执行;原已纳入我市医保支付范围的国家试点中选品种29个品规药品,将中选价格作为医保支付标准;原已纳入我市医保支付范围的符合国家试点集中采购申报要求的其他未中选药品,包括包装、规格符合差比价规则的共计122个品规药品,以在我市价格调整工作中的结果作为医保支付标准,如高于该药品原医保支付标准本次不作调整。对于调整后高于中选品种价格的药品,在原有支付政策基础上个人增付10%;原已纳入我市医保支付范围的同一通用名下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有256个品规药品,以在我市价格调整工作中的结果作为医保支付标准,原医保支付标准低于中选品种价格的不作调整,未完成降价申请的药品,本次不予认定医保支付标准。

  “不比不知道,现在是真的便宜了,去年还挺贵的呢。”市民李卫国指着药盒告诉记者,“我父亲是肺癌,化疗后医生开的易瑞沙,原来一盒10片5000多元,进了医保报销也要2200多元,今年降到500多元,医保还能报销不少。开始还担心不好买,试了几次,到三甲医院基本都能开到,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

  “10mg×7片装规格的阿乐(阿托伐他汀钙片)从23.23元降到了3.88元,降幅83.30%;像靶向药易瑞沙吉非替尼片从2280元降到了547元,降幅76.01%,医保再报销大部分,普通患者就可以负担了。伊马替尼口服常释剂型,就是《我不是药神》的‘神药’,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执行后,患者日均药费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天津市医药采购中心业务科科长高雪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中选品种在医院采购量也呈现了明显增长,非中选品种被大幅度代替,降价让更多的百姓实实在在见到了实惠。”

  记者查询发现,以吉非替尼(易瑞沙)为例,作为全球肺癌领域第一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肺癌靶向药物,自从进入中国后,作为EGFR 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首选药物,对于有EGFR表皮生长因子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在治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深受肺癌患者的欢迎。吉非替尼原研药未进入医保时价格为5500元,进入医保的价格为2350元,后经过国家降税政策再次降价至2280元。作为原研肺癌靶向药,这个价格已经十分亲民,但仍然有一部分患者无法承担而失去靶向治疗的机会。

  而在实行“4+7政策”后,吉非替尼原研药价格断崖式下跌,547元的价格甚至比750元左右的非法印度仿制吉非替尼还要有优势,大大提高了药品可及性。

  为了降低患者负担,国家以4个直辖市,7个副省级城市作为试点全面启动了部分药品“超级团购”,以量换价,让群众可以用上质优价廉的药品。

  2018年11月14日,中央深改委通过《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正式启动,确定“北京、天津、上海、重庆”4个直辖市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7个副省级城市作为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该项政策被简称为“4+7带量采购”。随后,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开发布了“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

  最终,31个试点通用名药品有25个集中采购拟中选,成功率81%。其中: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22个,占88%,原研药3个,占12%,仿制药替代效应显现。

  “4+7的采购文件是在以天津市采购文件为范本的基础上经过十几轮的琢磨‘磨’出来的。”

  我市是“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城市之一,高雪作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联采办联系人,全程参加了国家医保局召开的联合采购工作全部会议,并作为国家医保局特邀的三个地方工作人员参与了采购文件的编写工作,以集采组成员身份参与议价谈判等工作,积极推进项目进程。在采访中,他向记者“解密”了4+7政策中选药品是怎么确定的,以及过程中那些天津“特色”。

  “4+7”中选药品是如何选出的?选取标准是什么?高雪告诉记者,这些药品是根据已批准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目录和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发布化学药品注册分类改革工作方案的公告》〔2016年第51号〕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批准的仿制药品目录,结合临床需求量,经专家确认,最终确定的,带量采购的量是怎么来的呢?高雪讲到,是汇总11个城市上报的历史采购量,打7折后形成的需求量。为了保障带量采购的法律效应,要对每份采购文件逐字逐句地斟酌推敲,甚至中英文对照都要逐一对照,一个字都不能马虎。“比如中文标注的是‘国内总代理’,但英文却是‘国内总经销’,这两个概念在责权利方面是不一样的,药品质量一旦出现问题,都可以向国内总代理问责,总经销则不然。这种情况稍一疏忽就会漏掉,必须慎之又慎。”

  政策出台、价格确定只是第一步,“4+7政策”难在落地,难在定量,难在监管。为了消除制药企业的顾虑,调动医疗机构、配送单位和药厂的积极性,并保障低价药的供货量稳定,天津市提前动手签合同,并在全国率先实行了50%的预付款政策,(医保款项)到医院后,5天(给付)到配送单位,3天到生产企业。诚信打开了药价降价的顺畅通道。

  另一个难点在于药品分配到每个地区、医院的任务量难以确定,对此,天津市提前动手,不厌其烦,在确保保密的前提下先期对各个医院的药品用量均做了摸底,提前报量,以2017年全年至2018年上半年的药品用量为基础,汇总、参考确定了我市的目标任务。重点医院甚至对医生几年来的用药习惯做了分析,落实到人,保证医生用药的一致性,规避了换药的情况发生。“未来,我们在试点医院实行人脸识别、代码出库,通过电子监管码的批号追踪等高科技手段,实现对药品使用的监管。”

  自4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在我市平稳运行,超过预期,处于全国前列,社会普遍赞扬。天津市医保局在2019年药品招标体制改革研讨班上,就落实国家采集工作、加强监测体系建设做重点经验介绍,获得与会代表的高度认可。“通过开展药品带量采购试点工作,对推动落实健康中国战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探索药品价格形成新机制,解决老百姓‘看病贵’具有重要意义。”

  在市医药采购中心的网络监控室,记者在电子大屏幕上看到,药品的合同内执行情况、采购统计、实时订单、完成进度、库存量、月采购情况……全部实时滚动更新,条目清楚,一目了然。

  “我们在自主研发的基础上对市医药采购平台进行了优化和改造,‘升级换代’后,每收到一笔订单,已采购药品的数量、完成占比,包括医疗机构、配送单位库存量预警等数据都可以在第一时间更新显示在平台上,这样可以做到账目清晰,心中有数,”市医药采购中心负责人指着大屏幕一一给记者讲解每个数字背后的故事:“你看,这个库存量显示的313.26%,是与上月销量环比出来的数字,也就是它的库存在正常情况下基本可以保证三个月的供应。你再看这个产品批号检测数字,可以对中选药品的信息溯源,实现全覆盖追踪和时时查询。”

  “为了落实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我们提前做了大量培训和签订协议工作。”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天津已早早列好时间表,各项工作按部就班,稳扎稳打。3月6日—7日,市医保局组织了358家公立医疗机构、16家中选药品生产企业、41家经营企业开展培训,推进带量采购协议签订工作。为保证中选药品及时供应,提高药企积极性,市医保局按照合同采购金额,分别在签订购销合同时和采购量达到合同一半时拨付预付款,两笔累计2.15亿元的预付款分别在4月1日前和6月30日前全部拨付到位。在11个试点城市中率先完成合同量内货款100%预付。

  为了保证采购和支付价格按时调整到位,由市医药采购中心联合市结算中心开展中选品种价格信息和支付信息同步调整工作。“按照‘让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的标准,统一公布了政策信息,统一受理企业申报,实施信息共享。3月26日,完成全部中选品种挂网工作。4月1日我市试点工作启动后,医保支付标准同步执行。”

  为保障4+7试点工作的落实,市医保局加大了检查和巡查力度。“试点工作开始之初,我们会同市卫生健康委工作人员,采取‘不打招呼’的方式,到担负试点工作任务较重的综合性医院和专科医院进行检查和巡查,督促更好落实国家任务。我们还以各级公立医疗机构医保部门为依托,建立了工作群,及时反馈医疗机构遇到的问题。”按照工作职责,市药监局加大对中选药品质量检测,未发现不合格品种。

  在中选药品采购、使用等情况监测方面,除落实财政拨款65万元及时完成市医药采购平台改造,增设对中选品种的监测功能,即时掌握中选药品供应、采购和使用等情况的脉动外,建立了试点工作运行情况周报告制度,每周汇总中选药品供应、采购、使用情况及工作动态,形成工作简报,上报市委、市政府和国家医保局。落实国家医保局工作要求,结合我市工作实际,制定了月度监测方案,及时确保相关信息按月上报。

  “25个中选药品药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每年可为我市患者节约药品费用5.30亿元,节省费率71.11%。”4月1日起,4+7政策带来的药价调整如一场春雨,滋润了患者盼望已久的心。

  新价格实施4个月来,天津市场反应如何,药价是否到位,药量是否充足?采购情况如何?

  “试点4个月以来,截至目前,国家任务量完成情况良好,”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任务量完成情况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25个中选品种(43个品规)全部发生采购。截至2019年7月31日,中选品种合同内采购1013.63万盒,中选品种已完成合同量的72.81%。(如包含新增需求,则已采购1316.28万盒,占合同量的94.55%。)另一方面,月度药品采购量也超出了预期。“在25个中选品种(43个品规)中,2个品规总采购量已完成合同量,39个品规总采购量已完成合同量的50%,41个品规总采购量已超过月平均合同量。(如包含新增需求,则23个品规总采购量已完成合同量,43个品规总采购量均已完成合同量的50%,且超过月平均合同量)。

  对于药品降价,市场也给出了积极的回应:中选药品的市场占有率均出现了大幅提升。

  中选品种医疗机构使用程度明显提高。新价格“上线”首月,中选品种采购数量占同通用名同剂型药品采购数量的93.21%(中选品种采购金额占同通用名药品采购金额的73.67%);中选品种的替代效果已开始显现。短短一个月,中选品种采购数量占“基本可替代”药品采购数量的63.03%,去年同期占比仅为18.14%。

  时间紧,任务重,但天津有备而来,准备充足,部署得力,保障到位,几个月来交出的“成绩单”表明:中选药品供应充足,配送及时,天津,做到了。

  做到了中选药品信息可追溯。配送企业在向医院发货时100%向平台报送药品的生产批号、数量等信息。实现了信息的全覆盖追踪和时时查询。

  做到了中选药品供应充足。配送企业积极响应签约医疗机构采购需求,24小时订单响应率为97.04%,并按照要求及时上传中选药品库存信息,配送企业和医疗机构均实现动态在库量超过三个月用量。

  做到了中选药品配送及时。所有配送企业能够充分保障医疗机构药品采购需求,合同内订单满足率达到10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